2017年常州落马官员名单统计,常州落马老虎名单大全

发表时间:2017-01-10 15:58:10 文章来源:独特网 www.depeat.com

《2017年常州落马官员名单统计,常州落马老虎名单大全》是有独特网(www.depeat.com)为你整理收集,如有错误请及时反馈:

  【2017年常州落马官员名单统计,常州落马老虎名单大全】由独特网小编年糕整理编写,落马,塬指落下马鞍,或打仗失败。现多用为网络流行语,指官员因为贪污、受贿、内幕等丑闻披露而遭到撤职调查。各省落马官员名单及落马的省委书记有哪些?一起来看看吧。本文仅供参考。

  2017年常州落马官员名单统计,常州落马老虎名单大全

  以下是往年信息:

  记者30日从有关方面了解到,常州市财政局副局长孟建国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另外,常州市中心血站原站长曹伟春、溧阳市国土局原副局长钱和金分别因受贿获刑。

  经查,2011年3月至2013年9月,曹伟春在担任常州市中心血站站长期间,多次收受请托人员贿送财物。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曹伟春有期徒刑6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目前曹伟春已被开除党籍。2003年至2013年间,钱和金在担任溧阳市国土局副局长期间,多次收受他人贿送财物。常州市戚墅堰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钱和金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5万元。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广播电视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兆方日前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此,常州市检察机关通过开展专项行动,在该市广电网络领域查办的18件20人职务犯罪案件过半数已宣判。常州城区两家广电网络公司,从负责人到普通业务员相继落马,其中领导班子成员更是“全军覆没”。

  经查,2008年至2013年,江苏省广电有线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常州市武进广播电视信息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进广电公司”)两大国有控股公司以及武进区广播电视台的领导班子成员、部分中层干部及业务员,利用对广电资源的市场垄断权及广电事业的行政管理权,在投资建设、招商引资、设备采购、财务管理、人事任命过程中玩弄权术、大肆贪贿,涉案财物总额高达近千万元。

  小小机顶盒 牵出大窝案

  “专项查案的关键在于找准切入点。案件切入点就像是一件毛衣的线头,找准了线头,轻轻一拽,就全解开了。”常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王亚明介绍说,在打击广电领域腐败专项行动中,机顶盒就是关键的“线头”。

  从2013年4月开始,常州广电网络领域的腐败问题因群众举报进入常州市检察机关视线。在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多次听到市民抱怨电视机顶盒质次价高,遥控器也动辄失灵。“机顶盒背后一定有猫儿腻!”办案人员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随着调查的深入,机顶盒生产企业和代理、经销商为进入常州市场或增加销售量,以回扣形式向当地广电网络公司相关人员行贿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

  查处广电网络领域职务犯罪专项行动随即在全市展开。常州市检察院制定了周密的实施方案,并统一安排初查、统一调度侦查力量、统一组织侦查活动。5个基层院、60余名侦查干警按照方案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前期初查。拔出萝卜带出泥,该市广电网络领域18件20人职务犯罪窝案,最终一举告破。

  在常州,机顶盒的实际操作者是有线电视运营商。常州城区的运营商有两家,分别为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及武进广电公司,前者负责新北、钟楼、天宁、戚墅堰四区的广电网络,后者独立管理武进区的广电体系。二者没有上下级关系,在企业性质上也有较大区别。

  两个公司性质上虽有差异,职能却几乎没什么分别。一方面从事广电网络经营活动,包括建设、管理及维护有线电视传输网络,提供有线电视接入及技术服务,机顶盒、电缆等设备采购,电子产品销售等;另一方面对辖区内各乡、镇广电站的人财物进行管理。

  这种半商业半行政化的机构模式弊端重重,其中一点就是权力高度集中—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的经营决策权和行政管理权由董事长张兵一手掌握,武进广电公司则是董事长潘国兴的囊中之物。

  提拔任用亲信 手握决策大权

  现年59岁的张兵年轻时曾在常州市委重要部门担任过中层干部,后调任常州有线电台台长。常州广电公司成立后,常州广电局指派他担任董事长。

  从行政单位“一把手”到被发派企业,张兵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常自嘲为“被遗忘的人”。他认为既然被遗忘,不如偏安一隅,另立山头。于是,张兵从人事任命入手,牢牢控制了常州广电公司的大权。

  嘴甜腿勤会“来事儿”,是张兵的用人之道。本着这个原则,他提拔了一个亲信班子—办公室主任兼纪委书记吴岳泉、分管工程和技术的副总经理梁长安、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李小林。公司的中层干部尤其是开发部、技术部等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基本上也是张兵一手安排。公司新进个业务员、下属乡镇广电站任命哪个站长,也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儿。权力让张兵尝到了挥舞指挥棒的快感。

盘点<em>落马官员</em>绰号 寻得贪腐官员东窗事发前的


  2008年,江苏省广电部门对10个市的有线电视网络进行整合,成立了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广电公司被合并重组为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张兵被聘任为党委书记、总经理。

  2008年,适逢奥运会在北京举办。为确保更多的用户能够通过数字电视的方式收看这一盛事,各地区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加大了奥运前的平移力度,一时间机顶盒的市场销量迎来井喷。当时,我国从事机顶盒生产的企业已达到了200多家,市场竞争十分激烈。

  2017年常州落马官员名单统计,常州落马老虎名单大全

  江苏省内机顶盒的品牌准入是由新组建的江苏广电公司统一对外招标,确定8家有权销售机顶盒的生产商。各市具体用哪个品牌,再由分公司从这8家中选择,这就形成了一个严进宽出的“喇叭口”。高度垄断的市场模式,使生产商只要过了省公司那一关,以后的事儿就看怎么跟各市的分公司拉业务了。

  经过招投标,圣杰、伟奇、远航、旭天等8家公司中标。对常州地区采购哪个品牌机顶盒有决定权的张兵,因此认识了圣杰公司苏南区域经理余婷。随着两人越来越熟,余婷开始投其所好,送一些字画、紫砂壶等。渐渐地,张兵家里的大小事儿也被“热心”的余婷一手包揽:张兵的女儿毕业实习,余婷安排到圣杰香港总公司;小女儿想外出散心,余婷拿出6万元旅游卡。她结婚时余婷又送了价值数万元的卡地亚手表和一对金手镯……圣杰公司很快成为常州地区最大的机顶盒厂商之一。

  面对层层公关 班子集体沦陷

  2012年,机顶盒面临再一次重大的技术革新,由数字机顶盒转为高清机顶盒。新一轮的升级换代,又带来一次幕后利益的巨大波动。

  远航公司一直想跟常州广电公司合作开展业务,其区域经理高卫军借着这次大规模换代的机会,几番来找张兵,香烟、购物卡就是常用的伴手礼。张兵考虑到在常州新的智能终端产品厂商还比较少,为了增强市场竞争,就和远航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高卫军带来的礼品也就顺水推舟收下了。

  从事机顶盒生产的伟奇、旭天等公司也如法炮制,先由区域负责人接触张兵,获得他的首肯,继而和梁长安、李小林等公司领导层打通关系,再由项目经理和中层领导疏通,最后是直接业务员之间的对接。就这么从上到下一层层通关,直到合作共荣关系牢不可破。

  很快,常州城区的机顶盒市场被圣杰、伟奇、远航、旭天四家公司瓜分。几乎零竞争的市场让生产商不再关注机顶盒的质量,资金大多用在了打通运营商内部关系上,盒子的价钱也因此居高不下。数字机顶盒成本不过100元左右,市面上却卖到了四五百元;高清机顶盒成本约200元,市场价高达七八百元!质次价高的盒子,让百姓们怨声载道。

  最近两年,多个品牌商推出数字电视一体机,把机顶盒的功能集成在电视机中。机顶盒再一次迎来革新,来找张兵的厂商又一起密集行动了。负责市场推广的副总经理史进军,是总公司空降来的班子成员,一直被张兵的团体排斥在外。此次史进军抓住机会,在张兵的默许下,在一体机购销项目上大大“立了一功”,成功融入了张兵的圈子。

  除了机顶盒,相关的周边产品包括有线电缆、有线宽带设备、数据传输设备等电子产品的厂商,也都采用几乎相同的方式,靠着张兵和他把持下的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张兵被检察机关立案调查后,侦查人员在其家和办公室搜查时发现了大量的现金、字画、金银和高端照相机及镜头,尚未拆封的烟酒、购物卡、红包更是数不胜数。最终,有据可查且被检察机关认定的财物共计价值60余万元。

  张兵的亲信也随之相继落马,短短两个月内,涉案人员达到8人,领导班子成员无一漏网。

  财务管理混乱 广告中饱私囊

  机顶盒在武进广电公司造成的贪腐情况与常州广电公司如出一辙。因为武进区广电系统的特殊情况,腐败现象还存在其他形式。

  武进区广播电视局和武进区广播电视台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两家单位共同负责武进广播电视宣传、广电事业发展和管理及电视台机构和下属企业经营管理。

  潘国兴一人兼任武进广电局局长及武进电视台台长,武进广电公司设立后,潘国兴又兼任了董事长。可以说,武进区广电系统的所有人、财、物,全部掌握在潘国兴一人手上。

  权力的高度集中,让潘国兴无所顾忌地大肆敛财,除了在机顶盒及配套设备的经营上大量贪贿之外,潘国兴另一大“收入”来源是广告业务。

  2005年起,武进电视台实行多元化广告创收制度,这是潘国兴担任台长后的一大“贡献”。由台里制定比较低的创收目标,考核则针对超额部分进行奖励分成,各部门人人有份,拉的广告越多提成越丰厚。一时间,全台上下陷入拉广告的热潮,制度实施的一两年内,业务额度就从2000余万元增长为7000余万元,几乎翻了两番。

  俗话说,撑死胆大的。该台副台长王志坚同时兼任常州超越影视节目制作有限公司经理,这个公司属于武进电视台的三产企业,是拉广告的中坚力量。王志坚很清楚台里的广告创收制度其实是个灰色产业,但上面有潘国兴顶着,他不仅毫不担心,而且胃口更大。搞创收拉回来的广告业务大多不走正常的入账程序,管理极混乱。王志坚认为,与其只领台里的提成,不如自己想办法私吞。他将所收的广告费汇入自己的个人卡上,并且不开任何票据。几年下来,王志坚侵吞公款达43万余元。公司里不少人也仿效这个法子,两手拿钱。

  靠着自己的金点子,公司上下都受了益,唯独作为台长的潘国兴不能亲自插手经营,只能领一份行政上的死工资,他心里有些不平衡。潘国兴的怨怼被手下敏锐地捕捉到了。他们开始找各种理由“孝敬”潘国兴。据检察机关查明,潘国兴共受贿100余万元。他的落马牵扯出了相关案件7件7人,两套领导班子全军覆没。

  滥设纪委书记 监督形同虚设

  如此明目张胆的贪腐,难道就无人监管?

  前面提到,常州广电公司的纪委书记叫吴岳泉,但据检察机关调查,这个纪委书记竟然是“私设”的。

  吴岳泉是张兵一手提拔的,他原本是办公室主任,但办公室主任的年薪不过20余万元,且只是中层干部,进不了核心圈子。张兵为了进一步壮大自己的领导班子,为吴岳泉特设了一个纪委书记的职位,负责管理人事,年薪也涨到了40多万元。吴岳泉自此对张兵更加死心塌地。

  就这样,没有纪检部门的公司里却出了个纪委书记。纪委书记不管纪律检查,却负责人事。有了这个纪委书记,张兵收下的一部分财物有了看似廉洁的去处,他有时会将烟酒、购物卡、现金等交给吴岳泉,吴岳泉也看似正规地将这些一一记录在册。吴岳泉曾多次问张兵这些财物怎么办,张兵有时说公司有需要时就拿出来用,有时说用于扶贫,但截至案发,这笔财物除了一小部分用于公司公务接待以外,大多数一直放在吴岳泉那里。

  张兵被立案后,吴岳泉惊恐万分,他将记录了张兵上交财物的账本重新抄了三遍,直到再也反映不出行贿人以及涉案金额。吴岳泉销毁了原始账本,这致使张兵的一部分受贿事实最终无据可查。

  武进广电公司则自始至终未设监管机构。按照规定,公司由武进区广电局控股,该局对其有监管权,但广电局局长和公司董事长都是潘国兴,他如何做到自己监管自己?(部分涉案人员及公司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