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辽宁省贪腐落马官员名单,辽宁省最贪高官排行榜

发表时间:2017-01-06 15:01:48 文章来源:独特网 www.depeat.com

《2017年辽宁省贪腐落马官员名单,辽宁省最贪高官排行榜》是有独特网(www.depeat.com)为你整理收集,如有错误请及时反馈:

  【2017年辽宁省贪腐落马官员名单,辽宁省最贪高官排行榜】由独特网小编年糕整理编写,一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最新内容,欢迎阅读,如若有最新发布,小编胡第一时间为大家更新,一起来看看吧。本文仅供参考。

  2017年辽宁省贪腐落马官员名单,辽宁省最贪高官排行榜

  反腐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贪官污吏不长久,终有一天会落马,所以为官者还是自清为好,参照《2016-2017年沈阳落马官员名单统计,落马老虎名单》中相继落马的官员都能反映出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的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决心。因新政策尚未颁布,故沿用往年政策,如有变动,请以官网公布为准。

  2016-2017年沈阳落马官员名单统计,落马老虎名单

  今天,距离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落马时隔一月。在这一个月里,辽宁政坛发生了三件大事:一、中央巡视组二次进驻“回头看”;二、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林铎再获重用,升任甘肃代省长;三、三名部级高官接连落马,省委原书记王珉、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和今天被查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

  再次提请大家注意,此次进驻辽宁的巡视组有两位部级大员坐镇,堪称最强配置,从这一月的打虎成绩来看,中央深意不言自明。

  插播一条,一个月以来,中纪委已经连续第二次同时发布两条重磅的查处官员消息。今天,同苏宏章一同被通报的,还有济南市长杨鲁豫,关于他的消息,请移步下载长安街知事APP关注详情(苹果商店,安卓市场一键下载)。

  此前剖析河南新乡案例时曾说过,班子里三名领导落马,书记就遇上麻烦了,因为这涉及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不力的问题。中央巡视组第一次进驻辽宁时,王珉在任,辽宁只有陈铁新一名副部落马。中央巡视组第二次进驻辽宁时,一名正部,两名副部落马,也就是民间所说的塌方。此外,苏宏章、王阳、陈铁新,都是王珉担任省委书记后进入省级领导班子的,书记该负怎么什么责任,大家都懂。

  煤都抚顺,世界闻名。本轮反腐启动以来,抚顺成为了打开辽宁腐败缺口的一个引子。先是抚顺市长栾庆伟落马,后是在抚顺担任过要职的王阳、苏宏章落马,不由得让人感叹,贪腐非一日之功,反腐更非一日之功。

惊爆!<em>落马官员</em>的<em>贪腐</em>亲友团都有谁?


  苏宏章的公开简历非常简单,如按简历所述,他的进步节奏超乎寻常,1995年还是副处级的黑山副县长,1996年就成了正处级的辽宁省委宣传部理论处长,2年后又成了副局级的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短短3年,从副处到副局,完成仕途飞跃。

  新世纪初的10年,苏宏章进入了仕途的瓶颈期,在担任抚顺市委副书记两年后,他于2002出任正局级的沈阳市委副书记,并在这一岗位上一干九年。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1年,也就是王珉出任辽宁省委书记两年后,苏宏章竟然从沈阳市委副书记直升辽宁省委常委,虽然级别只高半级,可他却一步跨过多个台阶,这样的进步全国罕见。

  辽宁的小伙伴们说,苏宏章宣传干部出身,不仅善于宣传工作,也善于宣传自己。据媒体公开报道,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苏宏章响应开短会,一个会议就开了35分钟,他全程脱稿。会场布置从简,没有以往的材料袋、笔记本、圆珠笔,只有一份省委书记王珉同志的批示和一份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的报告。参会者惊呼“讲得过瘾――看来会风真是改了。”

  朝阳市刘杖子乡东干沟子村是苏宏章的“省级党员领导干部直接联系基层党组织联系点”。苏宏章曾帮助一个农户解决家庭困难和治病难题,苏的夫人还来到这家,认认真真地结下了这门“穷亲戚”。此事一经报道,苏宏章官声大振,当时他有一句名言:“我们的各级党员干部不用说自己是党员,如何用党员标准要求自己怎么怎么样,最起码要做个好人吧。”

  帮助农户之事确实感人,当官要先做个好人也确实在理,不过,苏在做好事之余,这个宣传阵仗确实有点大,一位省委常委的报道,一千多字突出宣传个人,让人大开眼界。

  今年全国“两会”上,大家都在讨论一个热点话题,反腐到底会不会影响经济发展,中纪委也多次刊发国企实例予以说明反腐的正向推动作用。小伙伴们都知道,近几年东北老工业基地重镇辽宁面临巨大转型压力,经济发展陷入困局,然而就在需要各级党政官员共克时艰的关键时刻,如此之多的高级领导尸位素餐、蝇营狗苟,经济发展之难可想而知。中央“回头看”重拳出击辽宁,再次用生动的实例说明了反腐不能停的要义。

  26日,中纪委宣布山西4名官员被双开,其中包括两名女官员,分别是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和高平市原市长杨晓波。中纪委发文称,两名女官员均有“与他人通奸”行为。这是中纪委首次对违纪违法女官员使用“与他人通奸”措辞,两人均为山西本土人。

  昨日上午,最高检发布消息称,日前,山西检方以涉嫌受贿罪依法对山西省晋中市委原常委、原副书记张秀萍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晋两女官员涉通奸 杨晓波获“火箭提拔”

  昨日出版的《山西日报》在头版位置刊登了4人被查的消息。资料显示,杨晓波1971年生,山西阳城人,研究生学历。杨晓波此前在仕途上最引人关注的是其“火箭提拔”的速度,其被网友多次质疑档案造假。

  2011年5月,40岁的杨晓波从晋城市城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职位擢升高平市市长。

  《中国经济周刊》采访的当地官场人士认为,从宣传部长直接晋升市长的并不多见,也不合常理———杨长期在组织部、共青团等机关工作,没有任何基层工作经历。消息人士透露,在杨晓波担任市长的3年时间里,她与原高平市委书记谢克敏的关系势同水火。谢克敏的强势在高平尽人皆知,杨晓波的行事风格也出人预料。

  对于杨晓波的落马,晋城市及高平市多位接近官方的人士猜测,由于关系不睦,谢被调查后揭发杨晓波的可能性较大,杨晓波疑因其丈夫所在公司谋取不当利益被查。

  2012年2月,杨晓波曾有这样的语录:要做清官,不要做昏官;做廉官,不要做贪官;做善始善终的官,不做中途落马之官……杨晓波被调查后,其高平往事中“与多名上下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成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张秀萍与金道铭有交集

  张秀萍,1965年生,山西山阴县人,哲学博士。她的仕途起步于山西朔州。1989年7月,张秀萍进入朔州市委组织部担任干事,1995年1月成为朔州市委组织部正科级组织员。1998年4月,她开始担任朔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2000年3月,张秀萍进入山西省纪委,她先后担任山西省纪委、监委副秘书长,省纪委、监委监察综合室主任。

  2006年8月,金道铭被任命为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两个月后,张秀萍出任山西省纪委常委。此后,两人在纪委系统有过4年多的交集。

  今年2月27日,随着时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与他相关的多名官员、商人陆续浮出水面。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金道铭案发后,有一个被调查与之相关的女性是晋中市委某女官员。该报记者从一位接近该案件人士处得知,这位女官员是在4月16日午饭后在太原某机关被带走的,原本计划要回晋中参加当天下午召开的一次会议。

  随后,其办公室被搜查,住所也被检查拍照。该人士还向《中国经营报》透露,这位女官员在山西省纪检委工作时,作为具体办案人员参与处理过“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中的一起案件,涉及一笔千万元量级的“案件摆平款”。

  山西落马官员5人涉通奸

  “与他人通奸”一词,今年之前官方极少采用。今年6月5日,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的违纪情况通报中首次出现“与他人通奸”措辞。此后,“与人通奸”一词频繁出现。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至少已有32名落马官员涉及“与他人通奸”,其中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等6名省部级官员,平均每月就有3名官员在通报中被提到该行为。其中,今年7月份有15人,为月份通报最多。最高纪录是在7月2日。当天一天,通报有“与他人通奸”情节的共有5人。

  在被通报的通奸官员中,涉及人数最多的是山西和湖北。年纪最大的是67岁的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

  专家:“通奸”震慑力强

  值得关注的是,“与他人通奸”今年以来虽然多次出现在中纪委的官方通报中,但涉及的都是男性官员。对女性违纪官员采用“与他人通奸”表述,杨晓波、张秀萍还是首次。

  为何今年多次采用“与他人通奸”表述?对此,中纪委官网曾刊文作出解读,现行法律没有对“与他人通奸”的行为作出规范,但党内规定有惩戒措施。因此,违纪官员通报直接点出“与他人通奸”,表明党纪严于国法。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分析表示,此前中纪委多使用“包养”、“与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等表述。今年以来,“通奸”一词在通报中被广泛使用。通奸原本是种民间说法,这种说法更能够被老百姓所理解。同时,具有极大震慑力。警示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慎待手中的权力,不能用权力来谋取色情的利益,更不能用身体谋权。

  此外,反腐专家、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科社政治学教研部副主任袁峰说:“一般情色交易相比于其他腐败,更为隐蔽,而查处往往因内部人曝光所致,否则通奸事实的认定并不容易。”

  盘点落马女贪:有的为权 有的为美

  扬州市环保局局长(被查时任职,下同)金秋芬、宜昌市副市长郑兴华……今年上半年以来,被中纪委、省级纪委通报的被调查女性已超过10名。

  最高检职务犯罪预防厅相关人士曾公开撰文提出,女性职务犯罪率快速增长的态势明显。最近5年,女性官员的犯罪人数逐年上升,去年前11个月的职务犯罪人数比2009年全年上升33%,且犯罪类型以贪污贿赂居多。

  以色谋权

  在现实案例中,男性贪官多“红颜”,女性贪官也从来不缺“知己”。在男性拥权贪色的同时,女性更善于以色谋权。

  被称为“三湘第一女巨贪”的湖南省建工集团原副总经理蒋艳萍曾放言称,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的女人,才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她从一个仓库保管员升至副厅级的湖南省第六建筑工程公司副总经理,仅用了10多年时间。

  美容腐败

  除了为情所困,更有为美所累。为了让自己青春常驻,近年来倒在“美容腐败”上的女性官员不乏其人。如人社部原办公厅副主任曹淑杰被认定花13万元做美容,然后以会议费、稿酬等方式公款报销。

  据《新京报》报道,2012年,北京市检察机关就查处了12起女性官员“美容腐败”案件,包括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副局级)等。这些官员每个人在美容会所的消费记录都多达数百次。

  当然,最离谱的是辽宁省鞍山市原国税局女局长刘光明。为了留住容颜,刘光明不仅美容而且前后花了500万元到香港等地整容,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

  奢侈品腐败

  基于虚荣心接受贿赂的案例在女性职务犯罪中也十分常见。腕表、皮鞋、衣裤、箱包等,都是很多女官员的心头爱。

  如有着“LV女王”之称的辽宁抚顺市原副秘书长江润黎,专门有座190平方米的宅子存放奢侈品,包括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和600多件金银首饰,所有物品合计2200多件,总价值超过420万元……